位置:奇爱新闻网 > 军事 > 正文 >

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的规范变化及适用规则

2019年08月07日 19:40来源:未知手机版

通江,上海电信宽带套餐,汜水关

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的规范变化及适用规则——以《民法总则》为视角发布时间:2019-08-07 14:36 星期三来源:安理律师


原创: 方梅 任容庆 郑寒阳 安理律师


私法自治理念是传统大陆法系国家《民法典》编纂活动的重要原则,即“个人可以通过自由决定自主安排私人生活,而无须国家协助和监护,个人的平等和自由将会产生人类共同生活的最优原则”[1]。可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作为法律行为制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体现着贯彻私法自治的民法价值取向。在我国,现行有效的《民法通则》《合同法》《民法总则》都对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作出了相应规定,但与《民法通则》《合同法》相比,《民法总则》对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有了较大变化,并在适用规则方面有所不同。

一,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法律规定变化表

       

二,《民法总则》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五大变化

通过上表分析可知,《民法总则》规定的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与《民法通则》《合同法》相比,有以下五大变化:

(一)体系设置更为科学

在《民法通则》中,可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仅适用于重大误解与显失公平的情形,《合同法》中增加了欺诈、胁迫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形,《民法总则》对可撤销法律行为进行了大幅度改革,体现在以下五方面:一是拆分规定重大误解与显失公平;二是拆分规定欺诈、胁迫、乘人之危;三是合并显失公平与乘人之危;四是增加第三人欺诈、胁迫的规定;五是完善了可撤销权除斥期间的规定。最终形成更为科学合理的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体系。

(二)从国家强制干预向遵行意思自治转变

《民法通则》中欺诈、胁迫、乘人之危都规定为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体现了国家对民事法律行为的强制干预。《合同法》采用区分原则,规定了损害国家利益的是无效合同,损害其他民事主体利益的则是可变更、可撤销的合同,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国家对民事法律行为的干预。《民法总则》则实行平等保护,不再区分损害国家利益和他人利益,将欺诈、胁迫行为一律规定为可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撤销权人是否行使撤销权,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利益考虑,这是对权利人意思自治的尊重。

(三)取消“可变更”法律行为

《民法总则》《合同法》都规定了可变更可撤销的法律法律行为。《合同法》第54条第3款规定,具备法定可变更、可撤销事由的合同,“当事人请求变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不得撤销”,体现了立法对变更权的保护。但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主张变更,很难获得裁判机构支持,因此绝大多数当事人会选择请求撤销而非变更。有鉴于此,《民法总则》从重大误解、欺诈、胁迫、显失公平的民事法律行为规定中,删除“变更”效力,只规定了撤销权。

(四)将“显示公平”与“乘人之危”合并

《民法通则》《合同法》均规定了显失公平与乘人之危,而《民法总则》第151条则将两者合并,规定了乘人之危下的显失公平为可撤销的民事法律行为。这一改革来源于裁判实践经验的总结,乘人之危体现的是当事人的主观因素,其构成要件相对过严;显失公平更多地体现的是客观情形,其构成要件相对较宽。结果是,当事人主张乘人之危往往难以举证和获得裁判机构支持,而主张显失公平则相对容易获得支持。[2]《民法总则》将乘人之危与显失公平合并为一个条文,仍称“显失公平”,但主观要件与客观要件的结合,更为科学。

(五)完善了可撤销民事法律行为除斥期间的规定

撤销权作为形成权的一类,受除斥期间约束。《民法总则》结合了《民法通则》《合同法》的规定,对撤销权的除斥期间予以完善:一是根据撤销事由的不同,对撤销权的起算时点和除斥期间作出不同规定;二是起算时点区分为知道或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胁迫行为终止之日、行为发生之日;三是除斥期间区分为三个月、一年、五年。

本文地址:http://www.7loves.org/junshi/85803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