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奇爱新闻网 > 科技 > 正文 >

《生于1981》 第A14版:天下新闻 20190515期 济南时报

2019年05月16日 05:13来源:未知手机版

装空调



《生于1981》汪小菲 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8年10月
轻伤
我跳上自己的车,疯了似地追他们。警察在一边儿都看愣了,不敢插手。当时在北京,涉及外国人的事,警察们总是要犹豫一下的,怕挑起国家间的矛盾。我开着车,油门踩到底,从那个警察面前飞驰而过,他亦没有阻拦。
长安街上,风驰电掣,我发了疯似的追那对父子,势要讨个说法。
我开着车在城里兜了一圈,终究没追上他们。我的鼻梁不时发出阵阵生疼,后来我去验伤才知道,原来刚才那莫名飞来的一拳把我的鼻梁打骨折了!
可我哪儿顾得上鼻子,几个小时后,天刚擦亮,我便去找我的一个朋友。我的那个朋友平日和使馆工作人员的家人们走得挺近,我料他一定熟悉那几个孩子的行踪。果然,朋友听我一描述,就大致知道是哪几个人。他带着我去了那几个孩子的住处,结果他们不在家。朋友推测,他们爱玩,很可能又去哪儿接着参加Party去了。
我开车迅速到达朋友说的Party现场,进去找了一圈,结果没找到。我便又找到朋友,让他帮我递句话,我说:“你要是看见他们,就跟他们说,让他们马上去警察局自首!”
朋友边应边安慰我:“行,我一定转达到。”
我怒气冲冲地接着说:“你告诉他们,5点前他们不来自首,被我抓到,咱们就死磕吧!”
接着,我便去了警察局,在那儿等着他们来自首,等到天快大亮了,真来了三个人,我一看,就是那三个打架的外国孩子,警察跟着他们,远远地踱步而来。可来是来了,走近了,他们脸上却一点儿抱歉的神色都没有。仿佛来警察局,就是玩儿一趟的,见了我,还趾高气扬地又笑又骂。要不是在警察面前,我真的想一拳抡上去,堵上他们的嘴。
随后,三个男孩被隔离拘留,我再问情况,警察答得也很含糊。涉及到外国人的事,警察通常都很谨慎,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先将几个人拘留着,商量后再定夺。
左等右等,等不到结果,这时,我才察觉到鼻子正一阵阵地窜着痛。
我把此事和我的几个朋友说了,朋友听闻后给我支招儿,说警察不是要先商量吗,我可以先去找法医验伤,拿着验伤结果再来找警察,两头儿不耽误。我听他们的,去了东四环的一处验伤中心,这才知道自己的鼻梁已经骨折了。
鉴定结果是“轻伤”。法律规定致人“轻伤”者可以判6个月到3年有期徒刑,算是很严重的了。
验伤报告拿在手里,我才又去了望京医院,医院的大夫看了看我的伤,说不算大事,随即手法娴熟地把我断了的鼻梁掰回去了,淡定地说:“你这是轻微伤。”
法律规定“轻微伤”只能拘留几天,我有点儿起急,和大夫解释,说我刚在法医那里鉴定过,是“轻伤”。随后讲了事情原委,那大夫听了,也跟着气不打一处来,连说“怎么能这样”,临了,他斩钉截铁地说:“你这个,是轻伤!” (6)
责编/徐征美编/赵鸣校对/冬平

返回本版 复 制上一篇

本文地址:http://www.7loves.org/keji/5944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