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奇爱新闻网 > 数码 > 正文 >

为有牺牲多壮志,为有英灵百战归

2019年11月21日 21:05来源:未知手机版

起亚k3手动挡,木上苍txt,肾病新药

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前夕的9月29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首都北京,为42位国家荣誉获得者及亲属颁发勋章和证书。同一天,沈阳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里举办了一次特殊的认亲:六名归国的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身份得到确认,英雄与亲人时隔近70年后终于“团聚”。沈阳,也是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前的集结地。9月30日,更是国家烈士纪念日;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庄严肃穆,党和国家领导人与各界群众代表一起瞻仰先烈高风。这些英雄和先锋主题的国家礼仪,无不让目睹者热泪盈眶。作为国家高端智库的东北亚事务观察员和志愿军事迹研究者的我,同样在心灵深处再度激发出强烈的共鸣。 2019年4月4日,沈阳,礼兵护送志愿军烈士遗骸步入安葬仪式现场。

曾经:何必马革裹尸还

我第一次接触朝鲜半岛的遗骸回归问题,是在1995年。那年,我还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学位论文就是研究韩国独立运动在中国的主题;因此,我被韩国智库和汉城大学(现在叫首尔大学、与北大是友好学校)、延世大学(与复旦是友好学校)视为座上宾。学术交流中,双方观点相差实在太远,除了不能让步的底线认知如“志愿军过三八线是否侵略韩国”外,我的博士导师陈绛教授建议我不妨认真听听对方的学术见解,也算是兼听则明。那时,还没有新民周刊和百度之类的搜索条件,信息很闭塞。参加国际交流,确实可以了解到一些新情况。
如韩国政府内阁中,有个部级机构叫国家报勋处。其功能就是明确韩国的民族英雄和国家先烈;给予家属津贴、纪念活动补助和国家荣誉;根据历史资料如作战记录和战友、亲属等相关回忆,寻找失踪人员或阵亡者遗骸。那个阶段,韩国经济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大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开发处于高潮时期,城市郊区不断被开发为熟地,相应的战场遗址中就发掘出了不少遗骸。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韩国方面发现了中国军人的遗骸,但当时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对应处置办法。只是打听到,韩国方面把朝鲜人民军和我志愿军的遗骸区分后,安置在三八线以南数公里的荒地里。同时我也知道了,因为韩美军事同盟关系、韩国在本国阵亡者遗骸鉴定方面的习惯和美国是完全一致的,并认为这是人道主义的具体体现。不过,当时半岛南北关系紧张,跨境遗骸问题也无法展开有效的交流。
1996年,我获得博士学位。这年,出现了第一次朝美关系改善和谋求交流的势头。美国希望朝鲜不要开发核武器,并承诺以能源以及其它方式的经济援助来换取朝鲜的让步。朝鲜和美国的智库,都加大了和我国智库的交流;为避免直接对话中一方过于强硬而导致对话破裂,朝美都选择让中方智库传话。美国智库高官在一次和我的交流中明确主谈在三八线以北的美军遗骸处置问题,对方希望朝鲜能够实施板门店移交方案;美方愿意向朝方支付以美元为结算货币的费用。
美方愿意出多少费用呢?当时我听了报价之后觉得朝方肯定愿意接受的。美方的报价是每四具遗骸支付十万八千美元,果然朝方很乐意和美方达成人道主义合作条款;甚至美方还组织红十字会向朝方提供了一部分大米和奶粉。不过,朝美双方的合作不久就破裂了,双方都向中方指责对方背信弃义。冲突的导火索则是有一回移交之后,美方发现四具遗骸中只有一具是美军士兵的,还有一具是土耳其士兵的(美方后来移交给了土方);闹不愉快的是另两具不是人而是其它动物的遗骸。一开始美方反应很激烈,认为朝方不道德、在利用动物遗骸讹诈美方资金补助。朝方奋起反击,认为侵略战争发起者、祸害者的美方没资格奢谈道德!
中方在斡旋中则认为,可能是朝方鉴定技术上的原因导致对遗骸的误判;美方接受了这一留有余地的解释。美方要求进入三八线以北、和朝方共同发掘和鉴定,但是朝方以自己是主权国家和国防机密为由断然拒绝。由此,合作中断了。

本文地址:http://www.7loves.org/shuma/143306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